Ringabell

Reaching up for no man's land, to take a breath and take a chance.

在不变与流转的夹缝之间

感谢翻译!

牛皮纸书:

※原文来自TOV台词本末尾附录小说。

新手翻译请多包涵

转载注明出处

==============================================

                                       

在绵延平缓植被茂密的培伊欧奇亚平原,北面遮挡着连绵不绝的险峻山脉——尽管最高峰已经消失不见,一处废墟化了的巨大建筑物落在那里取而代之——在这块巨大的背景板下,茂密的树木组成一个个微缩的森林,如同墨点一般洒落于其中。

这些小小的森林逐渐吞并融合,一块空地如同和周围环境分裂开来似的凭空出现。郁郁葱葱的枝叶笼罩之下,从外面几乎完全无法窥视到内部,那里一眼望去到处散落着不合时宜的石块。

各种奇形怪状的白色石块,不知产生于哪个古早时代,因为风化的缘故而变的十分古旧,却仍然能看出人工雕琢的痕迹。

这些建筑物的残骸绝大部分被藤蔓植物缠绕覆盖,另一些则埋入草丛之中几乎看不见了。尽管如此,几根巨型石柱仍然耸立于废墟之中,白色的身姿如同昂首嘲弄着不容情理的时间之神一般插入天际。

还未到正午时分。

周围没有可供通行的道路,偶尔只能听到小鸟婉转的鸣叫以及风吹过树梢发出的莎莎作响。

几乎被人类彻底忘记的遗迹静默无言。

然后迎来了久违的客人。

黑与白。两个男人拔出佩剑摆好攻击姿态无言地对峙着。

无论哪一方的脸上都没有一丝一毫玩笑戏耍的表情,而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刀锋不见分毫颤动。

尤利·罗威尔和弗连·西佛。向着相同的目标但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前行的两个年轻人。

笼罩在二人之间高度紧张的空气似乎在桀桀作响。

一个小巧的身影站在一旁紧张地注视着相互对峙的二人——那是艾斯蒂尔。

曾经被可悲的命运愚弄过的少女面对眼前同等重要但却兵刃相向的二人,露出担忧的神色。

而在她身边的拉皮德的神态却和艾斯蒂尔大相径庭,仿若想要看透弟子们能力的师匠一般,蹲坐在一边专注地凝视着他们。

艾斯蒂尔握紧了压在胸前的手掌。

而拉皮德的耳朵突然竖立了起来。

遥远的地方有阵阵鸟鸣声隐约可闻。

“……我上了”

尤利声音如同耳语一般。

对面的弗连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幅度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二人同时起跳。急速逼近瞬间缩短了距离的胸膛和胸膛之间,闪起了必杀的银色光芒。

艾斯蒂尔禁不住紧紧闭上了眼睛——

 

 

 

 

“喂我说雷文,你确定真的在这边吗?”

“你在说什么啊少年,不信任本大爷对这一带的熟悉程度吗?大叔我可是走遍了这片大陆的每一寸土地的男人啊!”

信你那张嘴还不如信世上有鬼,卡洛尔一边这样想一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只有自己和雷文两个人同行,而这位不靠谱的大叔明明年龄比自己大得多,却没在任何时候表现出一点庄重的大人风范。平安无事的时候倒还算是个有趣的同伴,但如果遇到麻烦的话就——

“刚才你也这么说,然后差点就掉进了河里不是吗?”

“那只是我不小心漏看了,总而言之方向又没搞错,是吧?”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

雷文把抗议的话当做耳旁风。如果说到路痴这档子事的话,卡洛尔自己其实也毫无底气,于是可怜的少年再一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哦?”

“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卡洛尔抬起头,只见雷文一只手放在额头位置,正眯着眼看向远处。

“看那边,那儿”

顺着雷文手指的方向,卡洛尔在茂密的树林之间看到了几根白色的石柱,他脸上的阴霾瞬间一扫而光。

“真的呀!真是的,可算是到了……喂——!”

“啊,喂,等等!”

看着满面欢脱奔过去的卡洛尔,雷文也慌忙追了过去。

向柱子所在位置笔直跑去的卡洛尔轻轻松松地在茂密的树丛中穿行,而比卡洛尔体型大得多的成年人雷文却被枝条百般阻拦,脚下还有树根拦住去路,陷入了艰难前行的窘境。

“哎哟、等等我啊少年。好疼、这里可能会有魔物啊我说!喂——!”

将之前走了太多冤枉路的郁闷情绪抛开,卡洛尔头也不回地向前冲。

石柱就在眼前,穿过茂密的树丛后终于见到森林的终点,突破最后一块绿植,卡洛尔一边拨开枝叶一边向中间的空地跳去,而就在这一瞬间——

他听到了尖锐刺耳的金属音。

卡洛尔如同条件反射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把闪着白光的剑身正呼啸着向他破风而来。

“哎?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瞬间缩低了脑袋的卡洛尔勉强避开了直飞而来的凶器——飞掠而过的剑身削下他好几根头发后笔直地扎进卡洛尔身后的树干中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卡洛尔缩着头不敢放开,像是要确认脑袋和身体是不是还连在一起似的,惊恐万分地用双手摩挲确认着。意识到自己没事后,才总算放下心来,不由得喘了一口气。

“卡洛尔?”

似曾相识的温柔声音响起。

“啊,艾丝蒂尔!”

“哟,卡洛尔,你迟到了啊。”

尤利站在更远一些的地方招呼道。卡洛尔注意到他的手里空空如也。

“……你都在干些什么危险的事情啊,吓死人了。”

好不容易从树林里钻过来的雷文浑身沾满树叶如同野人一般狼狈不堪,侧目看了一眼水平钉入树干的剑他也被吓呆了,喃喃地说道。

一旁的卡洛尔听到他的话才想起刚才恐怖的一幕,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脸涨的通红喊了起来。

“哟你个头啊!尤利你搞什么鬼!”

带着一副不知所谓的茫然表情,尤利抓了抓头,看向弗连的方向。

“你看,卡洛尔生气了。”

弗连单手扶额无辜看天。

艾丝蒂尔看着争执的众人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而在她身边的拉皮德则咽下了一个呼之欲出的哈欠表示无奈。

 

 

 

 

 

 

  三

    “奇怪啊,刚才怎么会弹刀呢。”

    尤利边说边屈伸转动着左手,还不时地扭几下脖子,从边上看去像是某种姿势诡异的舞蹈。

    “因为你手腕动作根本不对,被打到的话就会变成那样。刚才要不是松手松的快的话很有可能会扭伤的。”

    弗连满脸严肃地指责道。

    “所以说尤利你的多余动作太多了。”

    “我只是觉得这样打起来更顺手而已嘛。”

    “但是效果根本不理想不是吗,快点改掉才是正确的做法吧?”

    “他们在说什么?”

    看着无视众人在一旁争论的尤利和弗连,卡洛尔疑惑地问艾丝蒂尔。

    “在研究新的剑技。等你们来的时候说是太无聊了所以就……”

    消灭掉星噬——这个侵袭世界的巨大威胁之后,一直以来支撑人类社会运作的魔导器被全面废弃,为在战斗中能够使出更加强力的术技而必备的武醒魔导器也不例外。为了弥补这一不足,尽快开发出新的战斗技术成了当务之急。

    “跑这么远来练习,你们俩还真是满腔热血啊,不愧是本大爷欣赏的男人们,嗯嗯!”

    看不出是在开玩笑还是当真这么想的雷文在旁边连连点头。

    “那也不用对着别人脑袋扔武器吧!真是的,好不容易才见面竟然这样……”

卡洛尔依旧在耿耿于怀。

“好啦,Boss别生气了,是我不对。”

    结束和弗连的争论后尤利道歉了。而刚刚听到“Boss”这个词时卡洛尔的态度就来了个180度的转变。拼命掩饰住扭扭捏捏的暗爽,学着成熟稳重的架势装模作样地微笑着。

    “嗯、嗯,这次就算了,下次请务必小心一点啊。”

    尤利眨眨眼,一边应声一边伸手把卡洛尔的脑袋拨乱成了鸡窝。

    “啊!等一下,住手——”

    “好久不见了,雷文先生。”

    弗连微笑着向雷文点头致意。听到弗连的说话声尤利挑了挑眉梢。

    “好久不见是什么意思,大叔你没在骑士团做事吗?”

    “……雷文先生最近都没怎么来过扎菲亚斯的。”

    雷文的视线从苦笑着的弗连脸上扭到一边摆出超脱无我的样子。

    “原来如此,多半是觉得麻烦所以逃了出来,然后躲在酒场里醉生梦死吧。”

    “才、才没这回事呢,尤利你真是太失礼了。本大爷是觉得就算我不在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总要给年轻人们让让路吧……”

    “开个玩笑而已。怎么看大叔也不像是会半路撂挑子的人来着。”

“没错,雷文可是被很多人信赖着呢。”

“呜呜,连小姐都这么说,别太欺负大叔我啊…”

而艾丝蒂尔的笑容既纯粹又坦然,没有一丝揶揄玩笑的意味,就算是那样不靠谱的雷文也不得投降了。

“……唉,其实是这样。帝都那边发生了很多事嘛,但是有弗连在所以能够妥善处理的。而大叔我还是待在工会这边看着他们一点比较好吧。”

“是啊,托了大叔的福,联盟这边总算和当初东还在的时候一样,恢复正常运作了。”

“嘿,卡洛尔老师居然会为我说好话?大叔股要涨停了哦。”

“尽管放马过来!”

雷文夸张地挺起了胸膛,艾丝蒂尔则在一边笑弯了腰。

尤利一边真心实意地享受和同伴们的插科打诨,一边放眼四望。在这被杂草和树木逐渐掩埋的古代遗迹中,阳光温柔地洒落,还有送来阵阵鸣啼声的微风,美好到让人觉得做什么都是浪费时光一天。

“立场不同的帝国和工会都能达成共识,我们也开始干活吧,Boss?”

“嗯,努力观测地形画出完美的地图吧!”

 

 

 

 

 

 

“树木比预想中要多啊。”

弗连一边努力拨开草丛一边喃喃自语着。不止是树,这里的杂草也长的格外茂盛,比成年人都要高的多,掩盖了下面的树根和石块,稍不留神就会被绊倒,这让前行变的异常艰难。

卡洛尔已经狠狠地摔倒了好几回,身上到处是淤青和擦伤,尽管如此他却坚持着一声不吭,默默地完善着地图的绘制——这是这次的工作内容。

尤利在一边注视着认真工作的卡洛尔,想起自己和他初次相遇时的情景。无论是谁见到了那个时期的卡洛尔,都无法想象这个少年竟然可以成长到今天这般模样吧。

“唉唉,不接这个麻烦的工作就好了,明明还有别的更轻松的委托任务的。”

“你在说什么啊,工会是不能对工作挑挑拣拣的,更何况我们还只是个新人工会呢。”

和气喘吁吁的雷文形成鲜明对比,卡洛尔却是一副精神百倍的样子。而弗连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后默默回身,给雷文搭了把手。

这项所谓的工作,是由凛凛明星承接下来的测量土地的任务。为了决定奥尔尼恩之后在何处兴建新城市,选定了这片地区作为候补地域,但是古地图只能作为参考数据,仍然有必要深入实地进行勘测。

弗连和雷文分别作为帝国和工会的代表而来,而艾丝蒂尔作为弗连的随行者——抑或是完全相反的立场——也一起加入到测量队伍里。

(唔,有一半以上都是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强行跟来的啊。)

想到这一点尤利不禁轻轻地苦笑了一下。

原本测量土地的工作是有专门的工会来做的。

除开尤利和卡洛尔,以其他三个人的身份而言根本不适合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如果说这次他们出面仅仅是为了代表各自立场的话,却又根本轮不到他们。这一次能再次相聚的背后,是由很多人的善意和关照而促成的。

尤其艾丝蒂尔是由优迪尔直接委派的。而优迪尔——正是现任的帝国皇帝。

从很久以前起那位天然殿下——不,现在应该称呼其为天然陛下了——总是有着莫名其妙的缜密思虑。

这样说来弗连也是一样。这位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现任骑士团长,如果不得到皇帝陛下的许可的话也是无法孤身一人到这里来的。

尤利看着弗连的背影。

在变得足够强大之前永不停止脚步是这个人贯彻自己信条的表现。那么就专注向前吧,身后的事——由我来替你完成就好。

“尤利,你怎么了?”

身边的艾丝蒂尔侧过身看向尤利问道,听到她的声音尤利这才回过神,注意到眼前那双又大又亮的眸子。而其他人已经在拉皮德的带领下甩下自己很远了。

“没事的啦。”

尤利耸了耸肩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对仍然满脸诧异盯着自己的艾丝蒂尔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

不经意间被尤利的动作吓了一跳,艾丝蒂尔本能地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却发现尤利的脸出现在眼前,距离近到可以从对方的眸子里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影子。

理解了现状的一瞬间,艾丝蒂尔条件反射般地向后退开,但尤利立刻前进了一步,二人的距离保持不变。

后退。前进。

后退。前进——

艾丝蒂尔的后背触到了树干。识别对方意图的能力早已混乱成浆糊,她的脸上渐渐浮上一片绯红。

“你怎么啦,艾丝蒂尔?”

“哎,不、那个……”

尤利觉得她惊慌不已的表情十分有趣,而正准备提出抗议的艾丝蒂尔,忽然神色一变。

“啊!”

她的视线投向尤利背后的方位,而尤利觉得她只是在虚张声势而没有理睬,就在这一瞬间——

有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上尤利的后脑勺,顿时打的他眼冒金星。

“啊!?”

随后听到重物掉在脚边草地的声音。

“疼死了~~怎么回事?!”

尤利俯身从草丛里捡起一本相当厚重的书,艾丝蒂尔却仍旧看着尤利身后的方向,脸上绽开了比夏花还要绚烂的笑容。

从二人的上方投下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尤利抬头仰望的视线被一块如同墙壁一般巨大的褐色的木板挡住,这东西在空中画线一般缓缓地左右摇晃,再向上一些的位置,一个巨大的物体浮在那里,遮住了阳光。

还没有看清全貌的尤利已经意识到了这究竟是什么。

“保尔!”

远处的卡洛尔率先叫了出来。

不知何时接近了尤利一行人,始祖的隶长保尔牵引着由它运送的空行船——菲艾尔提亚号缓缓地下降至快要触地的位置。

一位少女单腿踏着船橼,威严万方地站在那里。

“丽——”

尤利的声音被上方传来的痛斥打断了。

“想干什么,你这个笨蛋!!”

 

 

 

 

 

 

 

艾丝蒂尔高兴地上前一把抱住顺着舷梯跑下来的娇小少女。

“等、等一下艾丝蒂尔。放、拜托你快点放开我啦!”

“啊,对不起啊”

虽然丽塔的口气听起来像是生气,但很明显她只是有点害羞。从她们俩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开始,丽塔就对那样的艾丝蒂尔提不起一丁点脾气和气势。

出师不利的丽塔像为了掩饰情绪似的,从正揉着后脑的尤利那儿一把夺过了砸他的那本书。

“我说丽塔,你身上长刺了还是怎么?”

“还不是你太不着调了,总做些奇怪的事情。”

“我什么都没做,刚才只是开玩笑而已啊。”

尤利动作夸张地掌心向天耸了耸肩。

“开……玩笑?”

艾丝蒂尔的表情有些复杂,像是不知道应该表现出失望还是松了口气似的,这让一边的丽塔更加火冒三丈。

“总、总而言之,再有下次的话我饶不了你!”

“你们的关系真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尤利他们抬头,只见一位容姿秀丽的克里蒂亚族女孩——朱迪丝正迈着轻巧的步伐走下舷梯。

“你说这叫关系好?才不是那样好吗!”

“哎呀,我只是觉得很羡慕而已啦。”

以坦率的回答让丽塔沉默后,朱迪丝笑眯眯地看向众人。

“好久不见了。”

“朱迪丝——!丽塔——!喂——!”

卡洛尔身边跟着拉皮德,边跑边喊地冲向他们,弗连和雷文跟在他们身后也一起走了过来。

“Hi朱迪丝妹妹~好久不见还是这么漂亮啊。”

对着一如既往油腔滑调地打招呼的雷文,朱迪丝的笑容纹丝不变。

“人差不多到齐了啊,这样的话接下来……”

“当然也不能抛下咱!”

一个声音像是在回答尤利似的响起,同时一个小小的身体从天上落了下来。

“帕蒂!”

在艾丝蒂尔的惊叫声中,尤利险险地一把接住了她。

“尤利——咱好想你的喏!”

“你们怎么了,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卡洛尔一边喘着气一边问道,而朱迪丝用手指了指上面的空行船。

“我们是在工作的路上啦。”

地面上的人纷纷抬头,只见船舷处站着的一个人也正在俯身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是咱的委托喏!正以诺尔港飞鱼一般的高速运送物资中的说!”

尤利十分辛苦地想把帕蒂从自己身上拽下来,而后者一边死死扒住不肯松手一边回答道。

“因为丽塔在经过塔尔卡隆附近的时候好像呼唤了我们。”朱迪丝接过了话。

“等一下,我可没有求过你们哦。”

“哎呀,但你还是到这里来了,对吧?”

“唔……好、好吧,那就姑且算是这样好了。”

“朱迪丝你很了解丽塔的想法吗?”

对艾丝蒂尔的提问,朱迪丝露出了一个恶作剧般的笑容。

“嗯……究竟是不是呢?”

“你们还不走吗,客人要等着急了哦。”

好不容易成功把帕蒂撕了下来的尤利开口问道。

“没关系,已经说好稍微绕个道了。”

帕蒂兴趣盎然地打量着周围的石柱和石块。

“原来如此,丽塔姐是想要发掘遗迹对吧?”

“才不是呢,只是听艾丝蒂尔说会到这附近来……不对不对,是说这个遗迹根本不算太年代久远,大概是魔导器时代之前的产物吧。”

“魔导器……总之差不多是格拉伊欧斯文明期之前出现的,是吗?”

丽塔点了点头。

“我不是专门研究考古学的所以也不能下断言,但是的确没有看到和魔导器相匹配的机关构造。”

“真不愧是丽塔亲,无论何时都不忘探究之心呐。但是这样的话会让男人们望而却……呜啊!!”

一瞬间从研究者模式切换回豆蔻少女模式的丽塔狠狠地肘击了雷文,看着倒在地上快晕过去的雷文,卡洛尔偏过脑袋满脸同情。

“明明知道会被揍为什么还要说那样的话啊……”

“总而言之,现在全员到齐了。”

听到弗连的总结发言尤利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挨个看向这些再次集合在一起面孔。

艾丝蒂尔、卡洛尔、丽塔、雷文、朱迪丝、弗连、帕蒂还有拉皮德。

凛凛的明星——

对他们而言,这个词寓意着比单纯的公会名更加深刻的含义。

同伴。

每一张脸上都带着笑容。

是安定而特别的笑容,亦是荣辱与共风雨同行的笑容。

“真是的,在这种地方也开不了同窗聚会吧。”

拉皮德一声长啸,周围树林中的鸟儿们受到了惊吓纷纷振翅冲天而起。

 

 

 

 

 


评论
热度(59)
©Ringabell | Powered by LOFTER